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eya1012 的博客

 
 
 

日志

 
 

正义的反省  

2010-05-30 22:31:3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年轻的生命被刑讯逼供殴打致死。刑讯逼供的两名涉案警察,第一次判决是“免予刑事处罚”。被检察机关抗诉后,重审法院作出相近的判决。

       2007年9月7日,被警察作为“飞车抢夺”嫌疑人误抓的秦三仔,在遭受三次吊打后,以“蹲马步”的姿势熬过一个通宵,最后死在了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值班室。

       两年前发生在湖南永州市新田县的一起刑讯逼供致人死亡案,2010年4月底,湖南省江华县法院作出重审判决,两名涉案警官一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一个免予刑事处罚。这个判决结果,再次引发检察院和死者家属的严重不满。当时,施暴的两名警察被判刑讯逼供罪,却免予刑事处罚,继续供职于新田县公安部门。2009年8月,永州市检察院抗诉,此案发回一审法院再审。对于重审的判决,一名检察系统官员向记者抱怨说,该案人情因素干扰太大,导致办案时不尽如人意。目前,检察院已向永州市中院提起抗诉。

       当时,秦三仔乘坐着朋友陈义勇的摩托车路过,两人被治安巡逻大队当做犯罪嫌疑人抓获。随后,他们被送往公安局刑侦大队进行审讯。实际上,在事后法院对陈义勇的判决中,他是因为“盗窃罪”而不是因为‘飞车抢夺“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

        当初,“永州市检察院检察长亲自查看了案件的材料和报告,作出立案调查决定。”新田县检察院渎侦局局长宋军告诉记者,“人情干扰让案件侦查难度很大。”宋军说。直到4个月后,新田县检察院渎侦局终于向公诉科提交了一份《起诉意见书》。随后,新田县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却先后两次被法院退回补充侦查。

       2008年7月底,湖南省永州市中级法院指定江华瑶族自治县法院管辖此案,新田县检察院随即将案件移送江华县检察院审查起诉。当年10月12日,江华县检察院以涉嫌刑讯逼供罪对被告人谢润林、肖从波提起公诉。在案件移交之前,新田县检察院以邓财兵“犯罪情节轻微”为由,已决定对他不起诉。

        2008年11月21日,江华县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据参与庭审的法律界人士描述:“下午3点开庭,不到5点就匆匆结束了,别说律师提问,就是法庭辩论都极为短暂。”两天后,江华县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谢润林、肖从波对犯罪嫌疑人秦三仔使用肉刑逼取口供,影响恶劣,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的规定,已构成刑讯逼供罪。公诉机关指控的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其指控的罪名成立。”但是,判决书却又以两被告人具有自首以及在取保候审期间协助公安机关破获重大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提供线索给公安机关,具有重大立功表现为由,判决谢润林、肖从波犯刑讯逼供罪,免予刑事处罚。法院认定的自首情形是,案发后,被告人谢润林、肖从波主动向新田县公安局领导汇报了情况,主动到检察院接受调查,并在新田县人民检察院侦查期间,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而所谓的立功,法院则是引用新田县公安局的两份情况说明,证实被告人谢润林、肖从波在取保候审期间,协助了案件的侦破工作。退一万步讲,即使属于立功表现,这种情节也不可能完全免除他们的刑罚。”

       2009年8月14日,永州市检察院认为“该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原审被告人量刑畸轻”,提出抗诉。检察院审查谢、肖刑讯逼供一案的侦查卷宗,重新调查后证实:本案系新田县刑警大队教导员兼法医骆浩,而非谢、肖向领导汇报而案发;该局领导在案发后采取措施,向检察机关通报情况的同时,要求谢、肖等人等候调查,直至两人被检察机关带走,这一过程带有一定的强制性,两人并非主动投案、主动到检察机关接受调查。检察院查明,在等候调查期间,谢、肖等人串供。检察机关、纪委介入调查后,谢、肖等人均不承认对秦三仔实施了刑讯逼供行为。2009年9月17日,永州市中院裁定,江华县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重审。3个月后,江华县法院宣判。法院在判决中提到:“本案的被害人秦三仔虽然是实施抢劫后拒捕时被群众所伤,法医鉴定确定其直接死因是心肌病变引起的心源性猝死,并不是两被告人刑讯逼供行为直接导致秦三仔死亡……”“按照判决的字面逻辑,难道是群众打死了嫌疑犯秦三仔?”湖南一位律师看过这份判决书后,连呼不可思议。

       我们惊奇的发现此案和赵作海案有几点惊人的相同。1、都使用了刑讯逼供。2、都在刑讯逼供下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恶果。3、检察院及其官员都向着嫌疑犯。而4、法院都在“干扰”的情况下,不顾事实,形成错误的判决。5、两案的律师辩护都形同虚设,律师的辩护毫无作用,律师的辩护法院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不予采纳。在现今法律制度状况下,这种情形应该不在个别。用骇人听闻来形容毫不过分。很值得我们上上下下有美好理想,有正义感,有良知的人重视和深思和反省改正。我们反省:我们的法律是否应该高于一切?凌驾于一切个人、组织、机构和政府之上?我们的司法是否应该独立?彻底真正的独立?我们的公检法是否应该避免“沟通”而相互制衡?相互监督?我们的律师制度是否应该健全?独立的健全以及律师拥有必要的足够大的法院也不能无理的驳回剥夺的权利?我们的法律制度是否应该能够有效的抑制住一切法律之外的,有悖于法律的欲望?公平正义,繁荣发展,和谐稳定呼吁着,期盼着······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